• 坤德阅读网

    当前位置:坤德阅读网

    《我在地府兼职判官》江以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22-08-05 18:36:38来源:mp作者:少林和尚

    《我在地府兼职判官》江以沫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我在地府兼职判官江以沫

    《我在地府兼职判官》精彩章节试读

    江以沫很多年没有参加过农村的葬礼,城里的葬礼跟农村的氛围还是不一样,既不热闹,也不讲究。十几年前,她爷爷去世的时候,也在乡下这样敲敲打打过。但后来,她父母

    前方一百米,左转!

    手机导航的声音不带一点情绪,江以沫有些烦燥的放慢了车速,看了看四下。

    又左转?

    她似乎不太相信手机导航。

    但是车子还是在往前走,不一会,车就开到了鱼塘边上。

    此时,手机导航里提示道:左转!左转!

    江以沫踩了刹车,左转个屁呀,左转是让我往水塘里开吗?

    车子停在了鱼塘中间的路上,左右都是水,往哪里转都得掉水里。

    江以沫骂了一句破手机导航,然后弯腰抓过仪表台上的手机来,打了个电话。

    她今天是来参加曲天明爷爷的葬礼的。

    曲天明给她发了定位,她跟着导航一路过来,到了这个方塘村,导航就像发了疯一样,不停地叫她左转,然后她就走到了这里。

    这里叫方塘村,确实到处都能看到方塘。

    很多人养鱼、养小龙虾,来的路上还看到有拉鱼的车回城。

    曲天明没有接电话,估计是正忙,没有听到。

    江以沫见前面走来一位带着农具的老乡,便上前问道:麻烦问一下,曲天明家往哪里走,我是来参加他爷爷葬礼的。

    曲家?你走错方向了。前面的路口右转,开车两三分钟,就能看到他家院里打着旗。很好找。

    江以沫又在心头骂了句破导航,准备一会儿就把那导航给卸载了。

    谢谢!

    她回头看了看这条路,并不宽,两辆车相错都很困难,既不好退车,也不方便调头,便又问,前边有路过去吗?

    过是能过去,不过,要绕一点路。老乡回头指了指前面高处的一棵歪脖子树,看见那棵树没有,从那里转过去,一直走,然后下个坡,五六分钟吧,就能看到曲家院里的旗子了。

    江以沫忙点头感谢,这才上了车。

    按着老乡指的路,江以沫很快就到了那棵歪脖子树那里。转过歪脖子树,再往前开果然有一个下坡,而且她也听到了敲敲打打的声音。

    乡下的葬礼,还是比较传统的。

    总是要请道师先生来念念经,做一做道场,最后才能送去世的人入土为安。

    江以沫很多年没有参加过农村的葬礼,城里的葬礼跟农村的氛围还是不一样,既不热闹,也不讲究。

    十几年前,她爷爷去世的时候,也在乡下这样敲敲打打过。

    但后来,她父母去世的时候,便没了这些。

    一方面是没有钱请道师先生做道场,二是那时候她也不懂这些。

    送了父母的遗体去火化之后,她都没钱送去安葬,只能把父母的骨灰放在家里。

    曾经一度,亲友和邻居怀疑她是不是精神方面有问题,社区那边体谅她年纪小,家中又逢变故,还给她安排了心理医生疏导。

    但是,并没有什么用。

    直到三年前,她才把父母的骨灰安葬在了公墓。

    车子突然停住了,前面几辆车应该是来参加葬礼的,正在找地方停车,所以路就堵住了。

    路边几个身披孝衣的男子在指挥挪动车辆,她才探头看了一眼车窗外,原来离路边二三十米远有一户农家也在办葬礼。

    院子里打着旗子,高高地迎风飘扬。

    江以沫本想下车问一问,是不是曲天明的家,目光突然扫到什么。

    她有些不确定地又回过头去,就见路边不远处站了一位老太太。

    老太太似乎在等谁,一直朝远方张望着,有点望眼欲穿的样子。

    前面的车子随着指挥缓缓移动,江以沫的车也就到了老太太跟前。

    她,不是活人!

    走近了,江以沫才看清楚,这老太太身穿右开襟布纽衫,从领口处依稀能看到穿了好几层,而且颜色各不相同。

    下身是青色长裤,棉布袜子,黑色布鞋。

    这打扮,应该是入殓之后的穿着。

    显然,这是刚刚去世的,衣服看着都还很新。

    曲天明家死的是爷爷,定然不是这位老太太。

    车子滑过老太太跟前的时候,她的目光落在老太太布满阴气的脸上。

    突然间,老太太像是发现什么,一个猛回头,虽然只有一瞬,但她们还是对上了视线。

    手机突然响起来,拉回她的注意力。

    她把车子开到前边稍宽一点的地方停靠,然后接起电话,老曲啊,我快到了...嗯,已经看见你家了,马上!

    挂了

    曲天明的电话,江以沫在后视镜里看了一眼,但没有看到路边的老太太。

    她在心头叹了口气,暗道:算了,别管闲事。

    可是,一扭头,就发现老太太站在她的车前。

    女娃子,你看得见我?

    老太太突然爬上了她的前档玻璃,就像是很多鬼片里的吓人模样,一张布满阴气脸,就那样呈现在她的面前。

    她抓着方向盘,佯装什么都没有看到,还抱怨了一句,这天气真奇怪,正月里怎么就这么热了。

    老太太歪着头,不太确定对方是不是真能看到自己。

    老太太朝江以沫挥挥手,又做了个吓人的表情,但江以沫就像完全没有看到一样,一踩油门,老太太就被甩了出去。

    她在后视镜里看到被甩下去的老太太,不禁笑了一声,怎么鬼都一样,死了就想吓吓人。不能安静地走吗?

    顺着山间公路,转了一个大弯,江以沫就看到了另一家插着旗的人家。

    她把车放慢速度,就见曲天明头上戴着孝,腰间捆了根麻线,站在路边张望。

    老曲!

    江以沫叫了一声,曲天明这才回过头来,发现她居然从另一个方向来,还有点奇怪。

    你怎么从那边过来?又走错路了?

    江以沫经常走迷路,曲天明是知道的。

    不怪我,是导航的问题。不说这个,爷爷走了,你别太伤心,节哀!

    好朋友不需要太多的语言安慰,而且曲老爷子快九十了,这个年纪去世的人,那是喜丧。

    曲天明点点头,带着江以沫往自家院子里走。

    高高的旗子被一根竹竿挑起来,当地人叫旗子,有的地方也叫幡。

    江以沫抬头看了一眼那飞扬的旗子,问了一句:你们当地的风俗?

    曲天明‘嗯’了一声,我们这里都这样,家里办丧事,都会在院前打个旗子,这叫引魂幡。

    江以沫自然知道这是引魂幡,不过,她所见过的大都是出葬的时候由孝子举着的引魂幡,一为死者引路,二为震慑恶鬼,类似于法器。

    但是,这样用竹竿高高挂在院子里的,她还是头回见。

    不过,引魂幡嘛,作用都一样,只是各地风俗不同,会有些差异。

    我来的时候,看到上面也有一家也在办丧事,死者是个老太太。

    江以沫像是闲话,随口说了一句。

    哦,那还是我家的一个远房姑婆,昨天下午去世的,明天一早也要出葬了。

    曲天明的爷爷也是明天早上出葬,所以江以沫才在下午赶过来,准备跟着守个夜,第二天送了葬,就回去。

    院子里敲敲打打,道师先生嘴里念念有词。

    普通人其实也听不懂他们唱的是什么,而这些念经的人,也未必都懂。只是,他们干的就是这份工作,挣的就是份养家糊口的钱。

    江以沫准备上礼金,掏钱包之前,她又问了曲天明一句,你们这边对于礼金有什么规矩吗?有些地方必须得是单数。

    我们这里没那些讲究。

    曲天明答了一句,正好有人找他,他便让江以沫先坐,自己去去就来。

    江以沫去上了礼金,准备四处看看,路过灵堂门口,便往里瞥了一眼。灵堂里几位道师先生正在念经,孝子贤孙跟着道师先生的唱词,行跪拜之礼。

    灵堂的墙上挂着十殿阎罗的画像,一个个的,都跟鬼魅一样,没一个看着顺眼的。

    当然,他们本身也都是鬼。

    正中间挂的是地藏王菩萨和丰都大帝。

    江以沫看到这些挂像,不由得笑了一下,十殿阎罗、丰都大帝算道教,而地藏王是佛教,一个农村的道场,佛道两家的都给兼顾到了,谁也不得罪。

    灵堂里的长凳子上摆着柏木棺材,上面盖着一块红布,棺木下点着长明灯,火光盈盈,摇曳着生死轮回。

    棺木前放着老人的遗像,虽是满脸皱纹,但目光慈祥。

    江以沫没见过曲天明的爷爷,但她觉得这应该是位脾气很好的老人。

    正欲转身时,她忽然觉得身边冷飕飕的,回过头来,就见黑无常拖着勾魂索站在灵堂门口,长帽上写着‘天下太平’四个字。

    那勾魂索上还牵着一个鬼魂,双眼无神,脸色惨白,不过,个子挺高,五官长得也还不错。

    若是脸色正常一点,没准还是个帅哥。

    但现在嘛,只能算个帅鬼。

    可惜了,这么年轻,怎么就死了。

    没准儿,连个媳妇都没娶。

    好看的人,总是想多看两眼。同样,好看的鬼,也会让人多些注意。

    黑无常站在门口也没进去,嘟囔了一句,到底还死不死啊。不死也说一声,省得我耽误我时间。

    关键字: 我在地府兼职判官 江以沫 少林和尚

    快手小说在线阅读 - 最热快手网红小说推荐 - 坤德阅读网

    快手小说在线阅读,最热快手网红小说推荐,快手小说免费阅读

    Copyright ©坤德阅读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