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坤德阅读网

    当前位置:坤德阅读网

    [抖音]梁舒魏宇澈小说 全本阅读

    发布时间:2022-08-06 08:47:47来源:mp作者:沙弥

    [抖音]梁舒魏宇澈小说 全本阅读

    吻合梁舒魏宇澈

    《吻合》精彩章节试读

    男生学这个可以的,女孩子缝缝补补学个刺绣的不是更好吗?别看竹刻是方寸功夫,那也是要力气的呀,你一个女孩子不行的哦。鬼晓得她当时有多想现场

    舞台之上,聚光灯打出光晕,驻唱小哥在光里,深情款款地唱着 R&B。

    舞台之下,梁舒坐在门口角落,耳机里操着一口乌川腔的主播大哥放着 DJ,每进来一个人都要重复着解释说现在是带着各位老铁一起去竹林现场的路上,让大家千万不要错过。

    她往屏幕右上角一看,观看人数刚到两位数。

    这地儿叫探海,是她发小钟灵秀姐弟俩开的清吧。今天是试营业的最后一天,明天正式开张。

    钟灵秀说什么都要她过来:你来看看热闹也看看我嘛。一走了之这么多年,难道你对我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他们几个从小一条街巷长大,吃饭串门,上学同行,直到大学才各奔东西,感情好得跟亲人没什么两样。

    大二的时候,梁舒说要出国,话撂完第二天就走了,没给这群朋友们一点缓冲时间。

    这一去就是五年没回头。

    事出有因,但这个原因她无法分享。

    说不愧疚那是假的。

    梁舒跑完几家料子,家都没回就直接过来了。

    几人还没来得及寒暄几句,钟灵秀跟钟灵阳这俩老板就得去忙活事儿,主持大局了。

    梁舒找了个靠近门口的角落坐下,暂时充当一下未到岗的门卫。

    世人常说因果报应,梁舒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情况,就完全属于咎由自取。

    她一直是个挺碰巧的人。

    碰巧小时候对徽州竹刻生出兴趣;

    碰巧家里有人会这行当,可以教她;

    碰巧被发现在这事儿上颇有天赋,一学就是十年;

    之后参加比赛,又碰巧拿了第一。

    只不过,这份碰巧在她决定半途而废的时候就停止了。

    大概是因为老天也觉得她辜负了这份偏爱,所以等她重新下定决心要再捡起刻刀的时候,往竹刻路上走的每一步就再没有平坦过。

    她回乌川整整一个月,跑竹园也有一星期了,愣是什么好的料子都没遇到。

    几家老板不是看她年轻想宰一刀,就是竹子本身质量不好。更有甚者听说她买来做竹刻,苦口婆心劝她改行。

    这行哪有小姑娘做的呀?你吃不下来那个苦的。

    男生学这个可以的,女孩子缝缝补补学个刺绣的不是更好吗?

    别看竹刻是方寸功夫,那也是要力气的呀,你一个女孩子不行的哦。

    鬼晓得她当时有多想现场表演个柴刀砍竹,再拖着竹子狂奔二里地,让他们看看小姑娘到底行不行。

    但她没这么做。时间改变了太多,也把她暴躁的性格给按住了。

    她只不过是心平气和地指着他们鼻子骂了句傻叼,仅此而已。

    梁舒非常后悔当初手艺丢得太过决绝,以至于现在回来连一个靠谱的供货商都找不到,只能流连各大电商平台碰碰运气。

    她说服自己,都大数据网络时代了,直播卖竹子肯定也是常见的,只不过自己孤陋寡闻,搞不好还真的可以在直播间选到好料子呢?

    可惜事与愿违,大多数的带竹字的直播间,点进去买的不是富贵竹就是滴水观音。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正儿八经有竹林的,这大哥光往林子里走都走了得有半小时。

    就在她耐心即将告罄的时候,大哥终于抵达目的地,支起巨大的白炽灯,开始侃侃而谈。

    大家看这竹子啊,多结实,春天砍最好了,买回去不管是种植还是做手工都好得很的。

    春天砍最好?

    梁舒绷不住了,在屏幕上打出一连串的问号,这不是在这瞎说八道呢吗?

    正准备继续打字呢,酒馆大门突然被推开,跃入眼帘的是两个硕大花篮。

    跟普通人用的那些开业花篮不同,这几个花篮格外财大气粗些,用的全是玫瑰,乍一看还以为谁求婚用的花丢这儿了。

    快递小哥的脸夹在缝隙里,声音艰难:钟灵阳在吗?你的外卖。

    梁舒说:您给我就行了,什么外卖?

    小哥费力地将花篮放下:就这个,花篮。外边儿还有,一共八个,您验一下货。

    这么多?梁舒有些惊讶。

    小哥将单子递给她,您签收一下,签您自己名字。

    梁舒接过来一看,总计的数字都快赶上乌川普通岗位一个月工资了。

    这俩上哪儿发的横财?刚开业就富成这样子了?

    她签了字,交给小哥拍了张照片留存。

    八个巨富贵的花篮在门口摆成两列,不挨着紧一点,都要放到马路牙子上了。别说还真的挺有气势。

    梁舒凑过去闻了闻,扑鼻的花香,证明这些都是真家伙。

    她将底下的红绸子捋直,小声念上头的贺词:开业大吉,恭喜发财。魏······

    魏宇澈?

    她使劲儿眨了眨眼,又看了好几遍。

    没看错,真的是魏宇澈。

    脑海里跟这个名字一起浮现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

    白衬衫底下校服裤子短了半截。他从桌子上抬起头,胡乱地揉了把脸,下颌轮廓利落又硬朗,眼下那颗痣被搓得微微泛红。

    他转过头来,眸子剔透得像玻璃弹珠,盯着她的头绳,仿佛是在研究什么武器,过了半晌,欠了吧唧地开口:这谁送你的,隔壁班体委?别戴了,丑死了。

    **

    事实证明,有些仇属于刻骨铭心类的,有些仇人也值得被记得一辈子。

    这么久了,这厮欠扁的样子在记忆里还是如此清晰。

    花篮署名是他,所以富成这个样子的,不是钟灵秀,是魏宇澈。

    合着从小厮混的四个人,最后只有她混成这挫样儿了是吧?

    梁舒默了半晌,略微抬头,平生第一次开始觉得因果报应什么的,对自己是不是下手的太狠了点?

    耳机里,主播大哥仍旧在声嘶力竭地怂恿鼓动着在线的寥寥几人——现在下单,保证现砍,价格优惠,童叟无欺。

    梁舒点开底下链接一看,比市场价还高了近一倍。堆积在心头的恶气在此刻被彻底点燃。

    她手指翻飞着,很快,屏幕正中央飘过一行弹幕——「这会儿砍竹子不好,虫害太多,要等冬天三九的。」

    画外音的主播慷慨激昂:这个用户 14853 不要乱说哦。

    「我是不是乱说,你百度一下不就知道了。而且这竹子,质量也不好,怎么可能要这么贵的价格。」

    弹幕飘上去,画外音就说:用户 14853,你不懂就不要乱带节奏啊。咱们家的竹子可是乌川最好的。

    最好的?

    梁舒冷笑一声,就这也配说最好?

    那她这些天淘汰的货色,都是顶级呗?

    「竹子首选黄土,你这土呈褐色,分明是红土,肥力不足,养茶可以,种竹子不行。」

    「这边山坡朝南,白天日照时间太长,竹面自己都分色层了,色都不均匀,怎么能做竹刻呢?」

    「还有这坡度,目测得有 35 度了吧,这么陡,怎么留水?」

    「这料子驮回去是等着凿两下表演一个裂开吗?」

    「竹子年限怎么不展示一下? 」

    「 种植资格证有没有? 」

    「 营业执照上传了吗?」

    「不懂就别骗消费者,还号称乌川最好,别丢乌川的脸行不行?」

    最后一句还没来得及发送,屏幕就退回到了 APP

    主界面,上面蹦出提醒您已被房管踢出房间。

    靠了。

    她心里狠狠地骂了句,立马点开平台反馈,举报这个乌川幸福竹海的主播虚假宣传,违反广告违禁词。

    虽然结果显示成功,但她却并没有因此而开心。

    屋里越热闹,她就越烦闷。就好像全天下的人除了她都很快乐,又或者因为大家太快乐衬得她灰头土脸的。

    今天这个心情跟这氛围着实是不大匹配的。

    梁舒去吧台托伙计给钟灵秀递话,捞上头盔离开。

    门一开,入目的便是那开得红火鲜艳的玫瑰。

    她垂眸,张开手掌举起手,巴掌即将落下时动作一顿,变换成了轻抚。

    算了,打坏了明天开业就不好看了。

    送花人不是个好东西,但花可没有错。

    **

    到家后,梁舒直接坐到工作台前。 她掀开桌边的喉糖盒子,剥开包装纸,往嘴里扔了一颗,薄荷的清凉感很快充盈口腔,刺激得大脑愈发清明。

    桌上卡着一截竹筒,光现有层次便有六七之多。

    峰峦交错之间夹着粉墙黛瓦的民居,封火的马头墙林立。中间一弯小池,由青石围成,掩映在绿树葱郁中,暗自成趣。

    梁舒低头弓着腰,手中弯锄刀尖以一种刁钻的角度插入竹面,刮过竹肌发出闷闷的摩擦声。掏出的镂空与上面一团看不清晰的刀口连在一起,勉强有了树的形状。

    接着她换了把更小的刀,一点点修葺着树叶的形状和纹路。

    这是个极需耐心的活儿,几种刀具换来换去,还必须要打起十二倍精神专注。梁舒一坐就是几小时,一动不动,脖子连带着后背都僵了。

    竹片上的画面变得愈发立体精致起来。

    大功告成,她瘫在椅子上,觉得身上都轻盈不少,心想,果然,事业是女人最好的慰藉。

    白织灯光从竹面缝隙穿过,漏出的影子没有多余的肌理纤维,线条利落又干净。

    里里外外近一年的训练,她总算是将丢下的手艺又捡了回来,可这还远远不够。

    库房里,晾干的竹料占据了一个又一个架子看上去很是壮观。

    梁舒把刻好的笔筒暂时收起来,预备明天再抛光。

    转身看到那张红木桌,许久没人用过,上头积了层灰,跟干净的房间格格不入。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抽屉没有上锁,一拉就从深处滑下张照片。

    梁舒眼神顿住。

    照片上的人是她,不过比现在小很多。穿的还是魏宇澈的校服衬衫,有些不合身,手里握着奖杯和证书,站在颁奖的大拿身边,脸上笑容明媚,看向镜头的眼里是不曾掩盖的骄傲。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但她还记得奖杯的触感,也记得那天的所有喜悦和崩溃。

    熟悉得仿佛已经在脑海里重复上演了无数遍。

    梁舒盯着照片发愣,好久才缓过来,继续翻着抽屉。

    终于她找到一本有些旧的电话本,打开扉页上是行草的两个字——梁晟。

    那是她外公,也是她竹刻路上的老师,只不过后来,他们都让彼此失望了。

    **

    好不容易送完了所有单子,正准备下班的时候外卖小哥猛地想到,夜里那个花篮的大单子还没来得及反馈。当即在相册里找到签收的单子照片给人家发了过去。

    刚坐上电动车,电话就过来了。

    喂?

    那头男人声音有些快:喂你好,我是下午订花篮的那个。是这样,我刚才看到你给我发的照片了。

    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我就是想问问。男人顿了顿,迟疑着开口,签字的那个人是梁舒吗?

    我不清楚唉,但是她签的是自己名字。

    这样订单出了事儿的话,也好追责。

    是女生?

    对。长头发,个子挺高的。小哥还想说很漂亮,但又觉得这样讲有些不正经,所以没做声。

    好,我知道了。电话里的人缓缓吐出了口气,声音轻快不少,谢谢你。

    应该的,不客气。小哥挠了挠头,怎么莫名其妙的。

    下一秒,平台响起提示音,点开一看,花篮客户给他打赏了整整两千。

    两千!

    飞天横财啊这是。

    关键字: 吻合 梁舒魏宇澈 沙弥

    快手小说在线阅读 - 最热快手网红小说推荐 - 坤德阅读网

    快手小说在线阅读,最热快手网红小说推荐,快手小说免费阅读

    Copyright ©坤德阅读网 版权所有 sitemap